您好,欢迎访问山东省渔业互保协会官网!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保险资讯 正文

CARMS2020年会②:尹成杰|大力推进新时代农业保险转型升级

日期:2020-06-28 10:58:42
来源:乡村振兴思想家
分享到:

01.jpg

近些年来,中央一号文件对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农业保险改革发展做出了重大部署,提出了“完善农业保险制度,把农业保险作为农业重要支持手段”的要求。当前,农村金融保险已成为全面深化农村改革的重要任务,成为完善农业支持保护政策的重要举措,成为建设现代农业的重要支撑。面对中央的部署和“三农”事业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农业保险要加快转型升级,进一步扩大农业保险覆盖面,增加农业保险品种,提高农业保险保障水平。

一、农业保险转型升级是农村金融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任务

随着我国“三农”工作进入新时代,加快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以及打赢脱贫攻坚战和实现农村全面小康的重大任务,对农村金融改革提出了新要求新任务。加快农业保险转型升级,是农村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应有之义。我国农业保险发展有着巨大的市场需求。近年来,我国农业保险加快发展,进入了发展的黄金期和关键期。特别是农村金融保险消费需求发生深刻变化,需求潜力不断释放,原有的农村金融保险很难适应现代农业建设的需要。因此,必须以农村金融保险消费需求为导向,深化改革,加快转型升级。

一是集中力量打赢脱贫攻坚战和补齐全面小康的“三农”短板,对农业保险发展提出了新需求。随着农业保险进入“三农”领域的面不断扩大,面临着如何来支撑打赢脱贫攻坚战和补齐全面小康短板的新要求。这对农业保险来说既是新领域,又是新空间。因此如何适应两大重点任务,如何为这两大重点任务的实现来创新保险的理念、理论和政策,是我们面临的新任务、新要求。

02.jpg

二是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比传统农业对农业保险释放出更强烈持久的新需求。当前,我国正处在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的关键时期,农业已经进入高投入、高成本、高风险的发展阶段。同传统农业相比,现代农业投入有机构成高、投入大,专业化和市场化程度高,同样风险对现代农业造成的损失远远大于传统农业。因此,越是发展现代农业,越需要加强农业风险管理,提高农业保险的保障水平。

三是中央“六稳”和“六保”的重要任务对农业保险提出新需求。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保障农产品的有效供给是一个基础性的任务,迫切需要农业保险分担和化解粮食主产区和重要农产品生产面临的一些风险因素,为“六稳”六保”重点任务的实现提供农业保障。

四是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深化对农业保险提出新需求。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深入推进,丰富了农民土地等集体资产的用益物权权能,强化了集体和农民对农业保险的保障需求。特别是农民承包地的流转、转包、出租、入股、抵押、担保等用益物权具体权能的丰富和完善,无论是承包者还是经营者,为了维护和实现充足而又保障的权能都增强了对农业保险的需求。

五是应对气候和市场的两个风险变化对农业保险提出新需求。随着全球气候变化、地缘政治变迁、单边主义加剧,我国农业面临的各类风险和国际竞争压力加深,特别是非洲猪瘟等重大疫病和突发新冠肺炎疫情社会公共卫生事件的发生,给农业产业链带来堵点和断点。应对这些新变化,需要建立有效的规避和分散风险的农业保险机制。

03.jpg

六是稳定农民工就业和增加农民收入对农业保险提出新需求。来化解农民家庭经营和农民外出就业等一些不确定性的风险因素,为农民持续稳健就业和增收提供有力的风险保障。

二、大力推进我国农业保险转型升级的重点任务

当前,随着乡村振兴战略深入实施,以及大力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和对冲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任务要求,中国特色的农业保险发展站到了新的历史起点。在这样的情况下,要肩负起农业保险的历史重任,必须加快改革、探索和创新,实现新时代农业保险转型升级。

一是推进农业保险政策的转型升级。按照中央提出的“扩面、增品、提标”的要求,完善农业保险政策,要进一步扩大农业保险覆盖面,提高农业保险覆盖范围、层次和保障主体。中央财政已经明确提高粮食和战略性农产品的保障力度,推进稻谷、小麦、玉米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进行,扩大大灾保险试点和“保险+期货”试点。同时提出根据国家和地方的财力水平、权责关系,以及保险品种的优先序,妥善处理国家、地方和农民的保费分摊关系。我们要在农业保险政策上来进一步完善和提升,支持地方发展区域集中度高、农民增收作用大和产业发展潜力好的特色产业保险。

二是推进农业保险与大数据融合的转型升级。农业保险大数据是实现大数法则的基础,要统筹来运用农业大数据、农保大数据推进农业保险改革创新。大数据的广泛应用为实现大数据法则提供了难得的机遇和条件,应该说大数据、互联网、云计算等现代信息技术为农业保险转型升级提供了新的途径和技术支撑。要把农业农保大数据与大数法则深度融合,来实现农业保险的扩面、增品和提标的要求。要以科技创新为动力,以农业信息化手段为支撑,加快数字农保、智慧农保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要建立健全新时代农业保险的基础支撑体系,提高农业保险科技含量,促进农业保险高质量发展。

三是推进农业保险产品转型升级。逐步实现农业保险险种现代化,从传统单一的农业保险险种向产量保险、收入保险、价格保险和指数保险等转变。实行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标的制宜、因参保主体制宜、分级分档的农业保险品种结构,促进保险险种多元化,使险种更加适应参保主体的需要。在国家和地方支持的农业保险品种范围内,保险机构要创新和细化保险产品,促进保险服务从单一产品向多品种、多档次转变,实行差别化补贴,增加农民的选择自主权。积极开发价格指数保险、气象指数保险,农机安全保险、兽医责任保险、农房财产保险等产品。

四是推进农业保险商业模式的转型升级。逐步实现农业保险商业模式的现代化,充分利用互联网、云计算等现代信息技术,从传统单一的商业模式向“互联网”+农业保险转变。“互联网”+农业保险功能非常明显,适应农业保险投保主体分散的需求,有效地解决相当一部分参保主体在外地打工的保险合同等签订流程,需要签字确认等技术性难题,提高农业保险规范化水平和经办效率。

五是推进农业保险体制机制转型升级。现代农业保险的结构应该是三元结构或三元结构体系。第一,对农业经营主体的保障,实行农业经营主体保险;第二,对农业保险公司风险的分散分担,实行农业再保险;第三,对特殊重大的农业巨灾风险实行管控,形成农业巨灾保险体系。农业经营主体保险是基础,农业再保险是支撑,农业巨灾风险保险是保障,三个结构互相依存,互为促进。只有农业保险的三个结构形成良性循环,健全完善农业风险管理制度的安全网,才能实现农业风险、农保经营风险、巨灾风险的充分保护和有效保障。

04.jpg

六是推进农业保险经营机制转型升级。现代农业保险要以服务“三农”为理念,以实现参保主体利益最大化为目标,以现代装备技术和管理为手段,实现事前防范、事中处置和灾后理赔的一体化服务。要加快形成防灾、减灾、赔灾和支持恢复灾后生产的新型经营机制,加快拓展农业保险的经营领域,保险机构应从主要注重灾后理赔,转变为风险预警、灾害防范、灾后理赔的一体化,延长农业保险的业务链条。进一步增强农业保险的风险管理功能。